你比阳光更温柔。

圈地自萌。
特别喜欢看虐文。
沉迷琅琊榜/伪装者
靖苏靖无差
凯歌双担

我会喜欢你们到什么时候呢?
到我不再羡慕你们的时候吧。
愿你们肯祝福我。
遇见你们是太大的幸运。
两周年快乐。

2017-09-18

——“以后我就把自己托付给你了。”

——“好。”


看到最后来告诉我满不满意(邪魅一笑)

保证你点开不会后悔系列.mp4

灵感完全是偶然间听到这首歌歌词,简直就和靖苏太搭了。

“纵他年独立高楼道寡或称孤  

仍有你照我夤夜如灯亦如烛”



祝大家两周年快乐



人生第二次剪辑的我依旧需要鼓励(脸呢?)

2017-09-17

我其实丝毫不觉得最后一个认出来这件事儿遗憾。如果他仅仅因为几个细节就把眼前的人当做另一个人,尊重梅长苏吗?又尊重林殊吗?何况你苏既然要瞒,连个萧景琰的一点怀疑他都应付不了,还算是最了解他的那个人吗?

嗯……这么一想,大口吃糖。

2017-09-11

从某种角度分析一下,在这两年之内萧景琰对梅长苏做的几件事情,是否有错。欢迎大家提出不同看法。


首先说结论:萧景琰的做法是没有毁掉自己人设的,这是他在此情此景下做出的符合情理的事情,在我看来没有可指责的地方。至于能不能做的更好,能不能有更好的解决办法,不在这个讨论范围内。


Warning:作为靖苏党亲妈,在我心里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地位没有一丝丝高下之分,我对两个人同样喜爱,保证不偏不倚。如果有问题,也是因为我个人对事情的主观看法有偏向,也绝对不会是我站在一个有任何一丝丝偏见的情况下做出的分析。


首先,我们先提出一个基本的公理——在我们客观分析事...

2017-09-11

很丧也很庆幸

今天证实了一个这几天关于course-based一个很微妙的想法,说没有不开心是假的,但是我自认确实不是厉害的人,所以也是心服口服。想想半年前等offer等到全家失去信心,被爹逼着找工作,那段时间觉得能被UA录取那就是天大的喜讯了,现在想想那段时间自我认知还是准确的,不像现在人心不足蛇吞象,浪了2个月什么正事儿没有干还忘了自己几斤几两,还觉得自己没申请research-based委屈了,想想也是够自我膨胀的。

更糟糕的消息是,不,其实不是什么糟糕的消息,只不过是一直没强迫自己看清楚的现实罢了。石油化工在这儿萎靡成这个样子,新的工作岗位是真的没有,大家说博士找不到工作并不是夸张,一家两口某天说...

2017-09-08

没错了 他们就是我所有关于亲密关系的理想的化身了

2017-09-05

年少时他们曾勾着肩搭着背彼此约定,将来若是在战场上遇到危险,也是要把后背交给对方,再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没想到即使光阴流转世事变迁,沧海桑田,故人甚至换了副模样,年少的约定从未落空过。

启真坊和长郅坊的两处宅子,依旧是背靠背,他们依旧杀出一条通往光明的血路来。


2017-09-04

雾曹……我一个看x文x漫脸不红心不跳的人(自己都觉得自己性冷淡
看靖苏他们俩吵架 虽然知道一定不会有什么大事
但是还是生理反应心一揪一揪的
看《梅花劫》里每次你苏云淡风轻隐瞒 真的是生理性的心揪着疼
现实中从来没有什么事儿能让我这样
我不会是疯了吧

2017-08-26

在那两年最开始的时候,他对这位白衣谋士的厌恶任谁都看得明白,连掩饰都懒得做。

甚至怀疑、谈判,往心上捅刀子,都做了个遍。

可这位找上门来的谋士似乎毫不在意,依旧规规矩矩地行礼,恭恭敬敬,未有丝毫怠慢,未有半分江湖第一大帮主的架子。

旁人都说他隐忍负重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他费心做出的局面,怨不得萧景琰。

他们相识于幼时,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地长大,彼此的性情都摸得太清楚,萧景琰性情耿直,最是见不得阴诡手段,更何况这份恨意在他心里发酵了十二年。

可是他还是堵不住心口湍湍地淌血,表面上虽然稳如泰山不动声色,可那刀刀入骨,好不了的。

这世上谋士的模样那样多,他梅长苏,怎么就恰好做了萧景琰最不...

2017-08-26
1 / 28

© 你比阳光更温柔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